不呆

感谢(•͈˽•͈)

🙏🏻迟到的新年祝福。

是很久以前的图,作为句号可能并不完美,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与包容。

文/@墨澜枫 

译/@长安少年游侠客 @墨澜枫 

图/Doge不呆


-----------------------


❗原创效忠誓约,誓言效忠对象为 ✨格洛芬德尔 领主。

❗禁cr,禁二改。


----------------------


金花家族效忠誓约



To shield your honor
只为捍卫您的荣光
Lord, here I stand
吾主 我伫立于您身旁
To fight with valor
披荆斩棘
Long as I can
直至生命走向消亡

I embrace sacrifice
我自愿拥抱牺牲
as a dignity man
永不堕战士的尊严
I pursue for justice
我追求永恒公允
in a broad span
长剑所指即吾所向

I treat people with hamility
我铭记待人谦卑
and serve the lord with honesty
侍奉主君竭尽全力
I follow my belief with spirituality
我紧随信仰之后
and support the poor with sympathy
共同怜惜众生悲苦

Long as I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直至我尚可呼吸,或者能看到光亮
Long lives my oath, as I swore to thee
我的誓言永存,与对汝发下的一样


〖恐怖推理向〗假如刚多林没陷落(一)另一个结局

〖主格洛芬德尔,阿斯法洛斯拟人,索隆多拟人〗

------------


“As”

格洛芬德尔的语气表现得波澜不惊。

“这是我的房间,我们还在冈多林。”



格洛芬德尔的身上没有任何华丽的饰品,他闪着微光的柔顺长发就那样随意的披在身后,金色的睫毛投下细密的阴影,柔软的薄唇翘起和平时一样最温和的弧度。


-----即使刚刚从昏迷中醒来,他依然漂亮端庄得像一副画。


“嗯,Gloria⋯现在是夏日之门那件事发生之后的一个月了”

有意使语气听起来平常,但阿斯法洛斯仍能感受到,在那一瞬间,自己紧握着的那只手开始颤抖。


也是在同时,他从格洛芬德尔那双永远淡然如水的眸子里看到了一丝从未见到过的东西,随即又消失不见。


“Gloria,别怕。”

阿斯法洛斯握紧了格洛芬德尔的手,银发迈雅天空般深蓝色的眸子里倒映着的却像是许多年前的金发小精灵。

“你没有失去任何人,他们都还活着。”

银发迈雅的眼神温柔如同月光。

“你敬重的那位King并没有死掉,后来大家在清理废墟的时候把他救出来了,两个书架倒的时候架成一个三角形,所以他仅仅是被书砸晕了而已。


你那个射箭还不错的朋友,从城墙是摔下去的时候披风被一个打在城墙上的横木挂在上面了,据说是冈多林杂技团今年夏日之门表演飞檐走壁的时候暗中安上去的道具”


还有城里那个最彪悍的用锤子的家伙,他们防守的那一条街当时排水系统的维修并没有完成,然后整条街的半兽人连带着他们整个家族都掉进去了,据说大家找到他们的时候这群人都闲得在下面给半兽人尸体涂色了⋯


然后是⋯⋯”

阿斯法洛斯顿了顿,正在努力回忆接下来的事。


无论什么事从神驹口中讲出,都会变得诙谐幽默。

格洛芬德尔能从他的语气听出,这的确都是事实。


而且对于平时丝毫不关心他人的银发迈雅来说,关注这么多细节已经很难为他了。


“事情这样发展⋯⋯也是超乎了我的想象。这样推算来,真正的死伤人数并不多。”

格洛芬德尔安静的听着,他短暂的思考了一下,就算是在身负重伤十分虚弱的情况下,他的头脑依旧清醒。

“如果有一个月的时间休整,现在城内建筑复原应该已经接近尾声了吧。”


阿斯法洛斯挑眉,虽然他很了解格洛芬德尔准确的判断能力,但他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他点了点头,接下来也简单的讲了讲关于冈多林重建的事情,大部分被损害还不是很严重的建筑,在这一个月内基本已经修复完毕。


“所以是你和Thor一起夺回了冈多林?”


“嗯,一同参与战斗的还有Thor的那一亿个死鸟崽子。

不得不说的是,天天晚上爬进你被窝的死兔崽子之类的,真是在这次战争中充当了主要战斗力”


“⋯⋯很好。”


“顺便澄清一下,我可没有强迫任何工匠来给金花家族的建筑复原事情开后门。至少我是没来得及去强迫。您可是世界上第一个一刀砍了炎魔手臂的lord。”


“⋯⋯”


“然后Thor送你的那个玩偶,就是你天天抱着睡觉的那个,是被炎魔的火烧掉的,不是我烧掉的”


“⋯⋯那么真是辛苦炎魔了,费这么大劲帮你完成心愿”

金发的领主此时披着一件象牙白的睡袍坐在床上,他胸前和额头的绷带染上的可怖血迹已经干涸成深褐色。即使在昏暗的灯光下也衬着他的皮肤格外白皙。

他轻轻咳了一声,经过神驹的一番话,格洛芬德尔对冈多林的情况已有基本了解。


不同于平时的战后评估分析报告,现在屋子里的氛围安静而温馨。


“As。”

平日里清脆温柔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的沙哑。

“我还以为这次死定了。”



“⋯⋯我知道你摔下崖之后试图用手上的匕首划崖壁减速。

但是离地还有五米的时候,匕首断了。”


格洛芬德尔盯着阿斯法洛斯,良久,他缓缓开口。

“你⋯⋯下去检查了?”


“嗯,在城内清点炎魔人头数的时候发现的。
那时发现你和另外几个领主所在的战区并没有炎魔。”

阿斯法洛斯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

“所以我就想给你看看有没有漏网的炎魔,活捉起来给你杀着玩”


“只是因为炎魔不远万里瞬移到我的房间里烧了Thor送的玩偶?”


“不,我听说他扯了你的头发。”

阿斯法洛斯看起来十分遗憾。

“所以我就只能再多砍几刀毁尸灭迹了,也不过顺便剁成肉泥了而已,如果你喜欢可以顿顿给你弄来补身子。”


“我谢您⋯⋯”

格洛芬德尔微笑了一下,但在下一秒,他皱了下眉,剧烈的咳嗽起来。


银发迈雅迅速的拉起床上厚重华丽的帷幕,递过去一杯水,此时他小心翼翼的样子与刚刚那个嚣张跋扈的形象相去甚远。


他看着格洛芬德尔痛苦皱眉的样子,眼前忽然闪过一个画面。


他看到了那个仰面躺在在崖底的金发精灵,鲜红的血液在他的脑后流淌着,如同刚刚盛开的红玫瑰。


他思考着,突然发现自己像是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这一切都仿佛都发生在昨天。


那种害怕到了极点的感觉熟悉得可怕:作为一个以迅捷闻名的自信迈雅,他竟开始惧怕,自己引以为傲的速度追不上年轻生命逝去的速度。


然后一切情景又变得陌生起来,仿佛从未发生过。


那是格洛芬德尔挺情况最危险的几天里,他似乎是站在第三人称的角度,看着当时那个的自己是怎样对医师进行连番的恳求直到进行威胁。


他注意到了当时自己忽视的东西:那几名医师的眼中不知是怜悯还是悲痛的深情,却让此时的他感到十分诡异。


“对不起,As。

关于预言的事⋯⋯我不该瞒着你的”


熟悉的嗓音将阿斯法洛斯拉回了现实。


金发的年轻领主此时喘息已经十分粗重,他半阖着眼睛靠在枕头上,眉头微皱。


阿斯法洛斯深吸了一口气,他盯着格洛芬德尔精致的脸,刚刚的一切负面情绪仿佛都被他柔顺金发间的微光溶解得消失殆尽。


他拍了拍格洛芬德尔的肩膀,低沉的声音变得无比温柔,他试着用他一辈子最轻描淡写的语气去叙述一个事实。


“Gloria,那件事已经过去了”


阿斯法洛斯拿起了手帕递给格洛芬德尔。


“只要你的伤好了,一切都会再回到从前的。


到那时候,你可以把你想让我知道的事情,慢慢讲给我听。”


格洛芬德尔的薄唇微微颤动,但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听到“嘭”的一声巨响,房门被用力踢开。


光线一下子涌入昏暗的房间,照耀着阿斯法洛斯绀色外袍上闪闪发光的钻石,这名俊美的银发迈雅立刻条件反射的站起身,伸手挡住了格洛芬德尔的眼睛。



“你胡闹够了没有?!”

鹰王索隆多的声音永远是铿锵有力,但语气确是完全不同于平时那种不急不躁的样子,他看起来愤怒到了极点。


见来者是挚友,阿斯法洛斯明显放松下来,格洛芬德尔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门口。


鹰王身上并不是平时那些耀眼的华丽服饰,甚至今天他连那顶代表着鹰王身份的头冠都没有佩戴。


他的状态看起来并不好,但仍然掩饰不住那双金色的眸子中属于王者的锐利光芒。


“作为一位比我还有教养与风度的迈雅,您难道就不会敲敲门么?”

说着带有讽刺意味的话,阿斯法洛斯的脸上并无愠色,他看了一眼格洛芬德尔,嘴角不自觉的泛起了笑容。

“⋯⋯不管怎样,Gloria已经醒了,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恢复如初。”


听到这话,索隆多的眼神突然变得奇怪,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他的动作变得僵硬,顺着神驹的眼神看向了格洛芬德尔。


索隆多的目光十分复杂,这让让阿斯法洛斯感到怪异。


但黑发的迈雅接下来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在伫立良久之后,立即转身离开。


和刚刚踹门而入的索隆多简直判若两人,这让阿斯法洛斯感到莫名其妙:

之前格洛芬德尔那柄匕首上的宝石在战斗中坠下峡谷,摔成了碎渣。


在格洛芬德尔情况危急的时候,索隆多一个人绷着脸在崖下不眠不休的搜寻了整整十五天,直到把那些与沙粒大小相当的碎渣全部找到,拼回了那块宝石。


但现在面对着已经好转的格洛芬德尔,索隆多反而像见了鬼一样避开。


天知道这家伙又遇上了什么不顺心的事儿。


但他很快就发现,格洛芬德尔似乎也很不对劲,金发精灵的肩膀在微微颤抖。


“嘿,Gloria,不要和这家伙一般见识,他是真的很关心你,只是不善于说出来”

阿斯法洛斯在内心骂了一万次这位整天喜怒无常的巨鹰之王。


“As,刚刚是有人过来了么。”

格洛芬德尔的眼神依旧停留在房门处,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保持得仍然像平时一样明澈。

但是阿斯法洛斯准确的捕捉到了他眼底微微泛起的涟漪。


银发迈雅立刻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他刚要开口,格洛芬德尔的下一句话令他毛骨悚然。


“As,你刚刚对着门自言自语了很久,你是在⋯⋯和谁说话么?”
















今天来讲讲亚玟小公举和花花的故事吧ヾ(◍°∇°◍)ノ゙


1.第三纪元的孩子们听着战神智者格洛芬德尔大人的故事长大。

大概是因为牛x的战功太多了,让小孩子觉得,这只精的本人会不会很严肃啊( ´•༝• ` )

亚玟也有同感,能吓跑安格玛的精可能会看起来很凶吧?(`_´)

但是听盖奶说,其实本精长得特别特别好看( ˃᷄˶˶̫˶˂᷅ )

所以好想见一见这位神秘的lord啊(˶‾᷄ ⁻̫ ‾᷅˵)

终于有一天亚玟在洛林的长廊里见到了花神。

个子很高很高,身材特别匀称。并没有那种恐怖的肌肉。

发现了小公举之后,花神居然还回头笑了一下。

笑起来特别特别好看啊( ˃᷄˶˶̫˶˂᷅ )这个金发的小哥哥其实很温柔啊,一点也不凶~

-------------------------

“Ada!”

亚玟小公举开心的跑到爱隆身边

“我要给你介绍一个我刚认识的小哥哥!”

“他一直陪我玩,还给我好多好吃的~”

“他懂得可多可多啦!有好多好玩的故事~”

“他长得可漂亮啦!”

爱隆心想,是哪个新来的小侍卫?或者是传令官?嗯?

长得十分年轻的花神站在亚玟身后微笑招手
“Hi,lord Elrond~”

爱隆 “?!₍ↂ⃙⃙⃚⃛_ↂ⃙⃙⃚⃛₎”

女儿啊!

他可不是什么小哥哥啊!

他都可以算是你爷爷的妈妈的小哥哥了!!


-----------------世界的某一处---------------


伊缀尔:“阿------嚏!!!”


--------------亚玟所不知道的故事真相,打仗不需要长得凶的原因---------


1.西方联合军吊打污王安格玛战役


安格玛:“哈哈哈哈哈哈哈!!!颤抖吧人类!!”

花神:这个生物笑的辣眼睛 /微笑

安格玛自尊心-10086








“woc这个精灵太好看了太刺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跑!!!”











2.最后联盟战役


半兽人头子“快看!精灵队伍里有个金毛的半大小子当领将!看起来最好欺负!!!我们先去揍了他杀杀精灵的士气!”

花神“啊好无聊啊我发个光吧”

半兽人,卒。

索伦“干。₍ↂ⃙⃙⃚⃛_ↂ⃙⃙⃚⃛₎”

众精:“恭喜你们成功选中了我们最不好惹的lord”



今天来发发〖不要当真系列〗的有关阿斯法洛斯拟人与花花的段子





1.在神驹阿斯法洛斯心里:

曼威:( ‾᷄꒫‾᷅ )整天神叨叨的,但是说话很有道理

鹰王索隆多:( ‾᷄꒫‾᷅ )一言不合就上天的腹黑玩意,但是关键时候挺靠谱

格洛芬德尔:ヾ(◍°∇°◍)ノ゙我们家lord全世界最好,我们家lord做什么都是对的

其他人:( ̄_, ̄ )都是辣鸡




2.花崽子时期,还经常有什么小松鼠小兔子半夜钻进花花的被窝一起睡觉(´ー∀ー`)

神驹对此特别不爽(ㅍ_ㅍ)

于是每天早上就趁花崽子没醒把小动物一只一只叉出去๑乛◡乛๑



3.在其他人面前神驹特别毒舌:

“你这渣渣,你怎么连这个都不会( ‾᷄꒫‾᷅ )”

“你这渣渣,我们家lord没成年就懂这个了( ‾᷄꒫‾᷅ )”

“你这渣渣,你懂了有什么用?你有我们家lord长得好看么?( ‾᷄꒫‾᷅ )”


而在花花面前神驹又各种傲娇,从来都不会当面表扬花花。

“死崽子你这个都不会你还能干什么(`_´)”

“死崽子我一点也不想理你(`_´)”

“死崽子我当年比你强多了(`_´)”



4.〖糖里掺刀〗
神驹虽然平时一副“关你屁事关我屁事你们怎么这么多屁事”的样子,但是活了这么多年了,其实心还是很细。

当花花变得沉默,总是一个人发呆的时候,阿斯法洛斯知道掌握了预言能力的lord看到了什么。

但他什么也没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陪着失眠的花花在城墙上看日出,照常各种毒舌。

直到最后一次日出的时候,他的lord已经在晨光的照耀下,安静的沉睡下去。

“我与索隆多将长久在此守望,直到世界的尽头。”



5.〖刀里掺屎〗
第二纪元的某天,神驹阿斯法洛斯看到了他盼了几百年的那一幕。

白船上的旗帜绣着金灿灿的华丽纹章,几只海豚围着白船嬉戏。

镶金边白披风的金发美人带着温柔的笑容俯下身,额冠上的钻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一只海豚在他脸颊落下一吻。

阿斯法洛斯微微一笑( ̄_ ̄ ),飞奔过去踢飞了所有海豚。





最近画几张 鹰王索隆多 的拟人,打算讲讲 鹰王 神驹 和花花的脑洞(۶ૈ๑`ȏ´๑)۶ૈ=͟͟͞͞ ⌨


1.鹰王索隆多和神驹阿斯法洛斯都是曼威麾下的迈雅。

索隆多黑色短发,神驹银色长发。

索隆多会飞,神驹跑的超级快。

俩人是冤家,从小拌嘴到大,遇到花崽子的时候俩人已经20000+岁了。

这只没成年的金发小崽子是预言中阿斯法洛斯的主人。

对此阿斯法洛斯的第一想法就是:
“啊我以后要带着一个长得比我嫩的主人出去⋯⋯等等怎么抱孩子??我还需要负责喂奶么??₍ↂ⃙⃙⃚⃛_ↂ⃙⃙⃚⃛₎”

索隆多的第一想法是
“蠢马真的会养孩子?别给养死了⋯⋯(ㅍ_ㅍ)”

曼威:
“excuse me不应该是主人负责饲养么?你们俩的脑洞怎么这么可啪?(ㅍ_ㅍ)”




2.后来索隆多住在南瑞赛格林群峰中,就在冈多林的南部。

他负责监视来到这里的蘑菇丝的爪牙并把它们pia飞。

他天天忙得很,花花和神驹也在城内忙得很。

他很久以前给花花准备了一个小礼物,但是一直没机会见面。

直到445年他把芬国昐的尸体带进冈多林,这并不是个适宜的送礼物机会,但是他还是送了。

因为他觉得再不送就没机会了,事实证明他的感觉是正确的。

于是对无数金花家族侍卫来说,他们年轻的金发领主抱着一个鹰玩偶走过的画面,是他们脑海中留下的最深刻最诡异的记忆之一。

索隆多挠头
“这么多年不见我以为你还是像在提里安那么小⋯⋯没想到你都长这么高了⋯⋯( ´•༝• ` )”




3.索隆多很喜欢抱着花花飞୧( ⁼̴̶̤̀ω⁼̴̶̤́ )૭,但是他只抱过两次。

第一次还是在提里安的时候,他只是觉得花崽子小小软软的一只,长得挺好看,手感不错就抱走溜一圈了。( ˃᷄˶˶̫˶˂᷅ )

然后在空中转了很久,索隆多对花花说

“你要是困了就睡一会吧”

后来阿斯法洛斯认了主人,承包了几乎所有抱花花的机会( ‾᷄꒫‾᷅ )。

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那年是510年夏日之门,索隆多来晚了。

索隆多抱着花花飞上峡谷的时候,花花还有呼吸。

花花的脸还是白白净净的,嘴角的血特别刺眼,蓝眼睛看起来已经要失去焦距。

鹰王想和花花说很多很多,想告诉他阿斯法洛斯就在上面等他,想告诉他他的臣民们都在上面喊他的名字。

但是索隆多的嘴颤抖着,说出来的只是一句

“不要睡”



4.花花死后,索隆多特别自责,决定留下来和神驹一起给花花守墓。

所以后来的收尸助攻任务就是索隆多的后代关赫负责了23333

索隆多“我这是第一次守墓啊⋯⋯( ´•༝• ` )守墓都需要干什么?”

阿斯法洛斯“₍ↂ⃙⃙⃚⃛_ↂ⃙⃙⃚⃛₎我tm当然也是第一次守墓啊⋯⋯守墓是不是要唱歌跳舞啊?或者摆点吃的什么的?”

曼威“(ㅍ_ㅍ)要不要我给你俩副牌你俩炸个金花?”

索隆多、阿斯法洛斯:“(`_´)有道理”

曼威:“(ㅍ_ㅍ)⋯⋯”

------------------------

与此同时,曼督斯大殿。

花花:“( ‾᷄꒫‾᷅ )啊-------------嚏!!!”



今天来讲讲花花和伊缀尔的脑洞( ⁼̴̶̤̀ω⁼̴̶̤́ )



1.伊缀尔比花花年纪小一点,刚认识的时候俩人都是团子。

然后团子时期的伊缀尔是个古灵精怪的小公举。

宅熊把从天鹅港救下的小花崽子抱到小公主面前,和伊缀尔说
“以后你就和这个小哥哥一起玩吧”

看到了伊缀尔谜一样的笑容,宅熊认真思考了一下(ㅍ_ㅍ),补上一句

“不许欺负小哥哥啊”



2.其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伊缀尔对小花崽就很有好感。

可能是因为这么多黑发精里终于出现了一个和她一样发色的,让她有种亲切感。

但是更重要的是,她觉得花花长得超级好看。(o´〰`o)头发和脸蛋都软软的,感觉捏起来手感很好。

而且小花崽很温顺,捏了也不会炸毛。ꉂ೭(˵¯̴͒ꇴ¯̴͒˵)౨”



3.少年时期,这时俩人的身高差并不明显。

俩人已经混得特别熟了,花花也开朗了很多,笑起来甜甜的。( ˃᷄˶˶̫˶˂᷅ )

于是冈多林每天都上演标准的高颜值青梅竹马斗嘴戏码。

冈多林的初雪,伊缀尔开心的把雪堆到一起玩,花花坐在长凳上翻书。

伊缀尔 “Gloria,我ada天天都在说你各个方面做的多完美,但是我觉得你还差了一点”

花 “什么?”

伊缀尔 “一个厉害的人一定要有气场,简单的说就是要高冷,你知道怎么做么?”

花 “不造”

伊缀尔 “来,站到这个雪堆上,你就是高冷了”

花“我谢你⋯⋯(ㅍ_ㅍ)”




4.后来花花成年的时候,伊缀尔还差一点。

这个时候小公主每天还是很有活力,花花变得更稳重。୧( ⁼̴̶̤̀ω⁼̴̶̤́ )૭

年轻领主每天忙于各种事务,有时候要对着新城防部署图思考一整天。

然后他经常会听到门外有这样的对话

金花家族侍卫:“对不起,公主殿下,王说了在格洛大人工作的时候您不能来打扰他”

伊缀尔炸毛声“我连你们家领主的脸都捏过你敢拦我?!”(`_´)

然后花花就忍着笑去开(救)门(人)。



5.漂亮的金发小公主从小就深受大家的喜爱,成年之后变得端庄有气质,追求者无数。

拒绝别人一般是一件很为难的事,但这对于公主来说并没有造成太大问题。

过程都是这样:

某精 “公主殿下⋯⋯这是我的心意⋯⋯我其实一直都⋯⋯”

“噌--------”长剑的出鞘声。

英俊的格洛芬德尔大人露出标准的外交式微笑

“这位少年我看你骨骼惊奇,要不和我过几招吧?”

某精 “⋯⋯我其实一直都觉得今天的天气格外好!!!”₍ↂ⃙⃙⃚⃛_ↂ⃙⃙⃚⃛₎

然后伊缀尔笑
“谁敢和你打啊⋯⋯再这样下去我要嫁不出去了”

花花特别认真的回答
“总会出现一个有勇气为你举起剑的人,不管打不打得过,他都可以代替我保护你一辈子。”

伊缀尔:
“这么说,只要有这样的人出现了,你就不会再难为他了么?”

花花 “当然。”

然后小声补上一句
“也可能需要一个小小的下马威”

伊缀尔 “啥?”

花花 “没有,我什么也没说。”(`●__●ˊ)/

偶然路过的宅熊露出欣慰的笑容。


多年后,维林诺。

“当年我和xxx在一起的时候,我哥的反应像是要把xxx皮扒了”

另一只精灵公主说道。
(๑乛◡乛๑ 我也不确认是哪个公主,大家自己带入吧)

“所以图尔大人很幸运吧?伊缀尔公主并没有哥哥”

图尔苦笑(ㅍ_ㅍ)

“哈?这个啊⋯⋯一言难尽⋯⋯”




配着图说点偶尔脑补到的小段子👻


1.小时候的花崽应该是乖乖有点怕生的,然后金发披肩长度白白嫩嫩的脸蛋,大眼睛亮亮的总是无意中卖萌(๑Ő௰Ő๑)



可能会因为金发被诺多小朋友欺负,然后抱着一本厚厚的难懂的书坐在秋千上发呆(´・_・`)



2.少年时期就是超级英气啊~看很多书,什么都很有天赋,然后很有礼貌。



永远都在强调自己已经长大了然而被窝里私藏一堆可爱小玩偶(o´〰`o)




3.冈多林领主初期,年轻(貌美)的格洛大人能把一切都搞定的超级完美,但是还是有点小青涩,所以天天板着脸以为这样就是成熟了(`_´)



故意板着脸的花花看起来也是很可爱( ˃᷄˶˶̫˶˂᷅ )



4.冈多林盛世的领主大人牛逼的游刃有余,笑容超级温暖融化了多少冈多林女孩子的少女心。



但是预知能力的影响吧,花花越来越安静,偶尔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详见花家文〖你永远不会知道的故事〗,别找了没有链接,因为还没开始写啦啦啦啦)


5.重生之后的花花,攻击力就不谈了人家刷脸就可以打boss。



然后特别招小动物(?)喜欢,阿尔文还有林谷双子就像挂件一样缠在花花身上,偶尔可以添一只叶子。(❁´◡`❁)*✲゚*



然而花神长得特别年轻看起来还像是成年没多久的样子,刚来的时候偶尔还会有不知道的小精灵问“诶这个漂亮的小哥哥是谁呀?”